初雪

浏览量:18 次

风,满满地好蓄积在春夏秋冬的扩张,然后沉寂是冬在不分昼夜的呼啸。

预见2014年的第一场雪,又一股强冷空气南下侵袭的落照,原留在脑中的浪漫,现实过滤掉,夜深了却独没想过先开始是昙花一现的冰雹。

一年的第一场雪就好比流星划过天际的盛况,2014年也一样,好拍照、许愿,唯物者有唯物者的清高,顺其自然也不乏偶尔小资情调,生活就这么浅浅漾起一丝丝波澜的美好。

能说雪异化成冰雹的对照?

第二天清早就停止了冰雹,短暂是吝啬着的高傲,雪是一如既往的愤世孤高。独风还在每日没夜的笑傲。

只是下午又恣意飘洒出极细极细的小雪,却始终都不是洋洋洒洒的鹅毛,细极细极的渺小,夜褪尽了雪应有敢爱敢恨的狂放,内敛含蓄不再是审美青睐的骄傲,趁兴而起,败兴而归,失落是从高崖跌落低谷的怅惘,只一句尽兴可好?

没有雪极富诗情画意的曼妙,当雨变成冰雹在四方挥洒狂傲,观者难免会有过而不及的牢骚,古人也好,今人也罢,都是来不及分付愁寥。

雪或大或小,是幻变成雨还是异化成冰雹,撕去一切虚无与浪漫,看清了所有,最终都不过是水的精心佯装,不够坦然,是你不敢看清也不会看轻那些浮出水面的水草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初雪